电话: 021-64322689
   传真: 021-64321949
   邮件: tgh@shnu.edu.cn
   地址: 桂林路100号香樟苑308
  

陆建非在上海师大退休管理工作年度总结部署会上的讲话

发布日期: 2008/12/23          返回


    人事工作千头万绪,到底抓什么?

  我想主要抓两条:第一、师资队伍建设,尤其要在较短的时间内集中精力和财力构建中青年教学和科研梯队,这是师资队伍建设的重中之重。当然,这并不说我不关注老年教师,因为现在学校缺的就是有较强竞争力的中青年梯队。以前我们大都讲“队伍”或“团队”,眼下我觉得须更注重“梯队”,梯队讲究的是年龄坡度,老、中、青结合交融,构建梯队的时候也要考虑成员的学缘、地缘、能力倾向、性格特性等的多元化,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既是海派文化的特征和上海的城市精神,也是我们构建和建设人才队伍的思路。

  中国的大学有一个通病,那就是平面扩张,同质发展,忽略错位和特色,有点像近亲繁衍的后代,面相都差不多的。我校属第二方阵,要挤到第一方阵几乎不可能,要是搞不好,有可能落到第三方阵。但是大多数中国大学的评估指标都是自觉不自觉地瞄准第一方阵的所谓一流水平,不管你这个大学是研究型的也好,研究教育型的、教育研究型的、或者就是教育型的也好,衡量的标尺基本上只有一把。诚然,就退管工作而言,就不会讲究论资排辈,或者学校出身了。

  在这个前提下,我觉得我们的退管工作应该有很大的空间可以有所作为。看了一下在座同志,年轻的较多,我并不是说年轻人从事退管工作不好,一般来说,30-40岁的时候对退管工作的理解不是很深,奔50岁、60岁的时候,对退管工作的感悟逐渐加深。刚才商学院薛和生院长发言时也讲到这点。做退管工作须换位思考、身临其中,感悟更深,肯定是这样的。所以我并不反对在退管工作团队中增加一些年纪稍微大些的同志,从情感和责任方面带动退管工作,这绝对有好处的。人到这个年龄,他的体会不一般的。就像我们的孩子,你对他说体谅父母一点,但他未必听你的,因为他觉得一切来的都那么容易,不当家不知油米柴禾贵。我们这一代就有一个深刻的比较,30年前撞上好运,考上大学,改革开放的种种好处和成果我们都享受到了,但是解放以来种种磨难我们也经历过,所以非常珍惜得到的东西,而且非常乐意做一些踏实的好事。

  我们回顾一下历届校党委和校行政班子,历届人事处和退管会班子,在各个历史时期和各种场合都在为我们退休人员争取合法权益。因为退休教职员工也是我们大家庭中平等一员,他们曾经在这片热土上耕耘过,只是年岁大了,退休了,我们绝对不能忘恩负义,把他们遗忘,或者边缘化。

  人事工作另一个重点就是关注民生。其实,这也是一个非常笼统的话题,各个大学都在讲。我的理解是大学不仅仅是一个高等学府,从政治角度看,大学也是上层建筑,是一个各类思潮、各种文化交流交融的高压区。此外,大学实际上又是一个小社会,无所不有,无所不包,搞职称评定或加工资时,我们发现从小学一直到高校的各类职称全有,还涉及到旁类的专业技术职称,如经济师啊、编审啊、什么都有。

  因此,在这样一个社会型的大学围墙内,我觉得人事工作关键是要不断调整,而且是适情、适度地调整各群体之间的利益关系,把握好调整的度和它的时间节点。为什么职代会上大家发言那么热烈,都大胆地敞开讲,其实你仔细去听和看,在发言者背后有一个群体,在为这个群体争取合法利益,或者提前或者更多地争取某种利益。

  作为我们现在在职在岗的,尤其是占据比较优越岗位的,收入比较高的群体,要想一想,这一切是怎么来的?这也就回答了刚才许多同志提出的理念:饮水不忘掘井人。我建议在座的各位到新布展的校史馆去看一下,可能有些同志看过了,深受教育。我们学校是怎么过来的,以前关注的是温饱问题,为了几块钱可能会大动干戈。现在只是说考虑我们如何发展得更快,有时苦于蛋糕怎么个分法,蛋糕有的是,而且很大,怎么分呢?苦苦思索一种分蛋糕的方式,犹豫不决啊、摇摆不定啊。

  我想退管工作也应该把民生放在第一位,退休人员是上海师大整个人员编制当中非常敏感而又常常处于劣势的一个群体,我们如果不关注他们,他们是会产生许多心理和生存问题的。尤其是钱的问题,当然,最近几年退休人员的待遇还是在不断提高。

  然而,还会有问题,举个例子,我最近收到了三、四封人民来信,那是80年代的事情。那个时候有人是退休前评教授或副教授,有些是退休以后给他评的;有些女教师是55岁之前或者退休时刻评了个副教授,但是他们都是所谓“退评”范围的,就是养老金的标准还是下一档的。这次70岁以上有高级职称的人加钱了,大概加了600多块,这就不得了啊,一下子很多人心态就不平衡了,我也是教授啊(尽管是退评的),我怎么不能加啊,他甚至对以前评定和操作流程提出质疑!他不是简单地说他没加上600块钱,他对当时的那个评审体制提出质疑,而且扯出了很多当时人际纠纷的故事,这令我们很为难。当时的退评不需要经过学术委员会讨论的,当时的领导,甚至部门领导就能定的,和养老金不挂钩的,也就是退评者不是正式的教授或副教授,还有很多当时的领导也做自我反省,说他们应该评上的,只是当时指标不够,等等,而且觉得现在想起来都非常痛苦,表示如果不给他们兑现加钱的话,我们作为当时的领导会一辈子愧疚。这些话语和情感我都理解,但是作为2008年我所处的这样一个岗位,把80年代这样一个职称评审全部重新搞一遍,接着,我宣布你们这些退评的都是教授或副教授,我看总统都没那么大的权利。即便学校同意了,也进入不了社保,说服社保,谈何容易!只有一种情况我们可以纠正的,就是当时某个工作人员填表填错了,正式的教授你给他写错了,这样我们党委必须出面,一级组织必须出面,说当时我们搞错了,现在必须纠正。不属此类的问题还是要回避的。

  这一例子反应什么呢,当各种群体利益在调整的时候,心态会不平衡,我觉得这都是人之常情,很善意的,并不是恶意,完全可以理解的。如果我碰到这样的情况,可能也会试一下,打打擦边球,跟你领导上访上访,看看有没有松动。我觉得都是可以的,关键是我们要如实解释。还有,要尽学校所能,加大财力投入,这是根本问题。始终坚持发展,大发展,大进步,小发展,小进步,不发展,没进步。以前邓小平同志讲,“发展是硬道理”,沿着这个思路,我觉得不发展没道理,更重要的是发展要讲道理,这个道理就是科学发展观。

  我觉得不能把离退休人员边缘化,在工作过程中务必注意我们的言行举止,政策规则的出台,财政规划的倾斜,包括送清凉、送温暖的方式等,都要将此时刻记在心上。我们总有一天也会退休,将心比心,况且我们的父母亲都是退休人员。

  今年庆贺敬老节,退管会让我写一句话,想来想去,后来写了“千年德治国,百善孝为先”。中央有关退管文件中提出“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学、老有所乐、老有所教、老有所为”,这几句话很实在,很有针对性。2005年结合我校特点,我提出“把人道关爱、人情关切、人文关怀送到每一位退休同志的心坎上”。这是上海师大退管工作的主题词。人道关爱和人情关切,每一个单位都有类似的做法,但作为高等院校,知识分子和文化人士集聚之地,人文关怀至关重要。他们需要钱,但是他们更渴望退休后的文化生活和精神生活,这和一般的退休人员是不一样。

  我记得几年前我和退管会的同志商量,就是一定要分类管理,我们的财力、物力 、人力、精力都是有限的,刚退休下来的人身体还很棒,还在上课,上十几节课啊,精力很充沛的,这些同志我觉得还不是我们重点关注的,我们特别关注的是四类人,这是几年前就提出来的,所以在此,我没有什么新的精神,新的想法,无非就是强化以前大家达成共识的理念:

  第一是“重病”,这是放在第一号的,四种重病,是市政府规定的:癌症、器官移植、尿毒症、精神病。这四类病在医保体系中开绿灯的。我记得有一年研讨医保重点对象时,尿毒症是放在外面的,当时很多尿毒症患病者就到市政府请愿,市政府紧急开会磋商,最终还是把这一部分对象放进去了。为什么呢?很多发达国家的人生这种病,也常常会倾家荡产啊。我校退休重病者有138人,今年新增36人。
  有同志讲怎么癌症怎么这么多,我觉得这和生态环境和饮食结构有关系,我也很关心这个问题。美国有个报道:被解剖的死亡老人中有70%的人身上都带有实体癌症肿瘤,这说明其他疾病发展更快并夺取他的生命,因此不能怪癌。这是一条有价值的信息。还有一条,前年诺贝尔医学奖颁给发明CT的人,CT的发明使癌症早期诊断变得可能,所以比较以往时期,近年来,癌症患者被发现得更多,因为你反复地在体检,而且发现得很早,可以及时治疗。我们把这部分同志纳入重点关注对象,是应该的。人命关天啊!我们提出发一万块钱作为首次资助。最近我走访了几个重病号,觉得一万块钱固然不少,但没到分类救助,这是精细管理的理念。因为,即便是癌症,一个字“癌”,其实是有很大区分度的,有些人需反复治疗,效果不佳。有些人本来家底很薄,经不起折腾,倾家荡产。不是一万块可以解决这类重病的。如果说5万块可治愈,那就给他5万块好了,没那么容易的,基本上还是救急不救穷。我觉得如有财力,对重病情况梳理清晰,把有限财力用到真正急需的同志身上去,医务室在这方面可以提供一些权威的医学参考依据。

  第二类是“特困”,但是很难鉴定真实的经济状况,要调查。我有时候在校园里走走,经常看到一位老教授,近90岁,我和他聊聊天,他是复旦大学毕业的,不知是几级教授,我记不清了,反正他的养老金是1000多块钱,当然这次也加了。近90岁的复旦大学毕业的正教授啊,我们现在退休正教授养老金多少呢?算上共享费等,起码4000到5000元。像我们这种处级干部、局级干部,如果退休以后有这个待遇,我个人觉得很满足了,这就是差距。所以特困者一定要关注,很早退休的、子女下岗的、生活极端困难的,退管会同志要细化分类,要研究,你不要把钱啊温暖啊反复送到不太困难人的家里。我们更要关心那些没有名气的,生活确实特别困难的人。

  第三类是“孤老”,现在有种名称叫“空巢老人”,孤老并不完全是离异者,有丧偶的,还有,由于某种原因一人独居的,子女又不在身边。每年我们都要去几家看看,发现这些老人身体状态还可以,但体态毕竟苍老,而且有很明显的孤独感啊!据统计,我校孤老有二十几位,这个数字还在上升。

  第四类我想就是“高龄”。现在上海也好、全国也好,尤其是发达城市,都面临双重压力,就是老龄化和高龄化同时来临。我觉得高龄是好事,说明你这个社会是发展的社会、和谐的社会,科技发达的社会,不然,你怎么高龄?上海有两个区的百岁人瑞最多,一个是浦东,还一个是徐汇区。如按平均面积算,徐汇区的百岁老人最多,这证明徐汇区的生存环境比较好。那么,什么是高龄老人,我认为80岁以上的是高龄老人,刚退休60来岁的人,你不要花很多精力关注他们,再说,有时按中国文化习惯,过度和过分关注所谓的弱者,人家反而不适应不舒服。我们适当地问候或关心一下就可以了。60岁刚退下来的同志,很活跃,很多人还在一线工作。80岁以上的要格外关注,我校80岁以上的退休人员有166人,还在增加,因为医保和社保机制越来越健全,此外,诊断和治疗疾病的手段也越来越高明,所以高龄化和老龄化同时到来,上海等地承受双重压力。发达国家、发达地区、发达城市,再接下来就是高校里的高龄老人越来越多,资金和智力投入了,生态环境好了,养老条件好了,寿命就提高了。

  高校80岁以上的退休人员中有很多是高职称者,在这里,我为什么要讲这个问题,对于干部,尤其是副局级及以上的干部,市里有更好的保障体制,不用多谈,我们觉得非常满意,而且非常幸运,这是实话。但是,现在一退休,正高或者副高,包括一些处级干部,他们的待遇一下子就少了很多,为什么?这和岗位津贴有关系,我们现在的收入是以岗位津贴为主板块的多元收入模式,总量不明,渠道多元,稳定性差,长效性无。什么叫长效性无,就是你退休以后,岗位津贴连带你所有的灰色收入,灰色也好、黑色也好,都没有了。岗位津贴是创收所得,而非国家投入,且占了总收入的大头。退休后拿的就是国家工资的打折部分,即养老金加上共享费,而共享费不是法律保障的收入,共享费要学校发展得很好才有,发展的不好就没有,或者减少。不论如何,学校还在尽量争取两年加一次,就是使得这退休群体的利益和在岗群体的利益不至于严重失衡。你调整一失衡,他们心理就失重了,退休群体就不满意。因此,我想我们要扎扎实实做好这项工作,对待退休同志,是个经济和心理的安抚。由于岗位津贴和其他津贴是不带入养老金的,而且所得税与养老金又不挂钩,不会是你纳税越多,养老金也越多。有时候甚至拿税单也困难,在市和区人代会上,经常就养老保障和所得纳税这类问题反复论证和酝酿,这方面的立法和观念相对滞后。

  55岁的女性退休是个敏感问题。60岁以上的男性,如果有什么岗位,他就希望去做。就是希望通过延长法定之外的工作年限,来争取对养老金不足的弥补的,这已成一种惯性理念。而美国呢,包括欧洲一些国家,在法律上都规定65岁退休,但调查显示,美国真的到65岁退休的人其实很少,因为养老体制比较稳固优越。就算你发生金融危机,它的养老体制、养老金的保障是不会撼动的,所以他们不必延长自己的工作年限,过度消耗自己的精力和体力,而是争取更长的享受悠闲人生的时光。

  政府对养老金非常非常重视,网上也在展开讨论:65岁退休,利大还是弊大?政府对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且表态谨慎,一方面要考虑社会充分就业问题,另外一方面想方设法对养老金基础加大加固,不然,越多的人早退休,养老金压力就增大。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是跨越式发展引起的一个必须聚焦和解决的难题。
  所以,讲来讲去呢,无非就是提醒在座各位关注关怀这四类群体。如果各个单位还有一点钱的话,想做点事的话,我觉得不要普降细雨,不要皆大欢喜,要加大对这四类群体的救助就够了,这肯定是得民心的。

  根据退管会提供的书面材料以及刚才介绍的情况,我想有些单位做得比较好,或者说有点特色,我稍微概括一下,比方教育学院,老人比较多,70岁以上的占学院退休职工60%左右,他们工作做得比较细,发放各种慰问金和组织旅游的各项费用比较大。差不多20万,比去年增加了几万。旅游学院呢,根据他们报上来的材料,组织退休人员轮流到华东疗养院体检,这个我觉得非常不容易,今年该院投入40万,探访了130多户人家。后勤实业中心,非常大的摊子,很难管理的,退休人员达到了230多人,在每一个重要的中国节日都去探访,投入超过25万。外国语学院也是个老学院,每年投入,人均退休经费超过1000元。图书馆也是一个比较大的单位,对于患重病的80岁以上老人,他们每年都要2次家访,今年送清凉、送温暖,人均经费达到800元。人文学院是个特大老学院,他们工作还是做得不错,今年已经探访50多余人次,08年送清凉、送温暖人均超过800元。校医院在这方面也做得相当不错,尤其是在退休人员看病啊、体检啊、急救啊等方面,牵线搭桥,提供很多人脉资源。

  这些材料,我想不一定全面,可能挂一漏万,只是让大家了解各个单位的情况,因为我们实行的是二级退管体系,学校当然是管大事,比如共享费。共享费每两年增加一次,现在我们共享费08年还要发第13个月的,也就是增加一次。学校发给每位退休人员慰问金700元,你想想2000人不到,1800到1900人,很大的人数和金额啊,学校还是承担了大头。

  对于正高和正处,月共享费每人达到505元,副高和副处460元,中级和科级这类人员每人415元,工勤人员包括一些初级职称者每人370元。总量上,我想,如果上海各高校排名的话,我校至少也是前5名,排在前面的都是些小学校,综合性大学我校还是很靠前的。这些呢,就是让大家了解,学校在发展和进步的同时,我们没有忘记退休教职员工。

  接下来,提一些具体要求。

  刚才大家也讲到,“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这几个字是我们退管工作的重点,养老的基础,它体现的是民族精神,以人为本,敬老爱老,大头由国家和学校承担。

  第二句话是“老有所学、老有所乐”。我考大学之前是厂里来的,前几天我们30年没见面的老同事聚会,一半以上的已经退休了,我发现他们和高校退休人员有点不一样,他们退休以后就完全在社会上混,我们退休人员仍然依附学校。不少人上老年大学,当然我们老年大学有点遗憾,就是墙内开花墙外香,校外的退休人员居多,所以要加强宣传力度,使更多的本校退休人员得益。重拾兴趣和爱好,当然还可以培养新的兴趣。我和一些老年同志交谈的时候,得知他们喜欢跳舞、弹钢琴、画画、书法,这些我都觉得相当好,要鼓励大家去利用这个资源。我觉得“老有所学、老有所乐”发掘的是暮年时光的生命价值,因为人的一生应是完整的。生命伦理学也讲到,即便百岁死亡也是人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不然不完整。

  我是搞跨文化交际学研究的,经常给我的同学、本科生和研究生介绍一张照片,好几年前获得闻名遐迩的普利策摄影大奖,拍摄的是一个少妇推着一辆童车,里面坐着个娃娃,孩子把头伸出来好奇地看着,外面是一片肃穆典雅的墓地,这张照片折射出完整的人生轨迹:摇篮到墓地。在国外,有寝园文化,很讲究,很多墓园是建在高档别墅旁,装扮打点得像天堂似的。我们要从一个人的老年或暮年生活中发掘剩余黄金价值,这就是追求生命真谛的价值,丝毫不要看淡、看轻这段时光,乐观向上,积极面对人生各种困惑、痛苦和挑战。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尊重老人就是尊重生命。

  第三呢就是“老有所教、老有所为”,这是更高层次的,所以放在最后一步,这是我们发展的方向、追求的目标,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得到的,这就是退而不休,融入社会发展的主流。为什么很多老年人经常到校园里来走走,要听些报告,要学习,要争取知情权啊,你说他真的没事干吗?实际上,他就是非常害怕被边缘化,如融入主流文化之后,他的精神面貌就不一样,心态就不一样,他得到了阳光和雨露,而不是关在家里等着老。每一个人都会变老,关键是看你选择什么方式变老。

  因此,我想我们明年的工作要在三个方面下功夫:

  第一就是强化退休分类管理体系,我们有一定的财力,也建立了初步的信息管理系统。所谓的四类群体,群体当中还可以再细分,就像我刚才讲的重病,重病其实还可以再细分,这样,就可以把我们有限的财力用到真正需要的群体中去。

  第二呢,我想还是重点关注四类退休群体,所以,我希望今年春节,包括我们校领导,机关、各学院的领导,如果你们要走访的话,我建议把这四类群体作为重点,领导的家里、学科带头人的家里、教授的家里啊,当然也要走,但我觉得频率不要太高,这四类更要关注。

  第三,要加大退管工作人力和财力的投入。主要是这两样东西,从人力上讲,我想我们还是要整合退管会成员,包括退管块组长队伍,那些身体还可以,理念非常清晰,工作有干劲的老年人,我们要留住他们,带领和促进新同志。对那些想到这个岗位上工作的人,我想千万不要那些混饭吃的人,没地方安顿的人,我们退管工作需要那种有激情,有认识,心地善良善的人调到这类岗位工作,这样工作才能做得好。财力的筹措主要是学校的事,收入每年都要有进步,哪怕是小进步。在岗的人有进步,退岗人员也应该有进步,特别是退休人员的福利待遇要逐渐提高,而离休这方面呢,因为是政府的特殊政策,他们的待遇就相当优越。较早退休的人员比较糟糕,特别是所谓的退评这些同志,那也蛮差的。一字之差,每个月少掉600、800,你也不能说他没有贡献,那只是当时评审比较紧,岗位比较少,种种原因吧,那么这个群体呢,我觉得能够关心的,要尽量关心。

  我想讲的,大概是这样,当然这不完全是我个人意见哦,只是把刚才大家讲的归纳提升一下。今天还有一个打算,我作为退管会的主任来讲,希望新学期开始之后,再召集一次会议,大家把我刚才交流的内容,包括刘晓敏处长、王旭川副处长处长讲的内容,尤其是一些共识和理解,综合起来,就你们新年退休管理工作,能不能写上个3条、4条,要有一些工作思路,加上有新意的、加大力度且切实可行的措施,或者你们向学校提出建议,我觉得都可以。有那么3条、4条,全部汇总到王旭川那里,在这种基础上,再制定更详细的、更得民心的具体操作方案。最后就按照这个方案来实行。那么09年,牛气冲天的一年啊,把这退管工作搞得更好。我预计明年可能会加工资,这个工作一定要做好,不然可能会引起某种波动。电视报道日本在向困难群体发大量的购物券,发布这个消息不是没有道理的,各国政府都会采取一些刺激消费,振兴经济、调整各个群体利益关系的措施。

  今天,我非常感谢各位为退管工作所做的贡献,哪怕是点点滴滴的。

  另外,祝大家新的一年顺利、平安。

  谢谢各位!

上海师范大学退管会  联系地址:桂林路100号香樟苑308  邮编:200234  电话:021-64322689  传真:021-64321949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