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021-64322689
   传真: 021-64321949
   邮件: tgh@shnu.edu.cn
   地址: 桂林路100号香樟苑308
  

2010年第四期【特别报道】【天年缀笔】情深意长丝绵被

发布日期: 2011/6/7          返回

姚祝英


    严冬即将来临。我把一年当中最冷的夜晚才加盖在身上的丝绵被,拿到阳台上晾晒,久久地凝视着它,轻轻地抚摸着它,又一次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

    1957
年我在浙江德清中学读初三,春季开学后不久,就为下半年升高中须到湖州住读发愁。因为我知道家中没多余被子,父亲每月三十来元工资供一家人糊口都很勉强,显然无法为我添置铺盖,如何是好?

     
「日头天上过,生活手里过,再大困难挺一挺都能过。」这是母亲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家乡俗语。农历三月间谷雨前五六天,母亲用一方红绵绸将一张蚕种包裹着带回家来了,这是她用两天的针线活换回来的。桑叶也有了着落,附近农村一个家有自留桑地的农户愿意出让桑叶,但母亲须在秋冬季节帮她家缝制若干衣服。

       
两天后我放学回家,发现家里变了样:朝南通风、透光最好的一间房中,搁着一副蚕架和好几张大小不一的蚕匾。据说,都是从农村亲友那里借来的。春深花发的时节,气温并不高,可母亲额头上已沁出汗珠,看来她已忙碌了好长时间。此刻,她正在用鹅毛将刚会蠕动的蚕蚁轻轻掸入一张小匾中------

      
自此,母亲每天要到离镇三里外的农村去采摘桑叶,一日数次给蚕喂叶。蚕宝宝日夜不停地吃,日夜不停地长。母亲天天忙着铺新叶,剔残叶,清蚕沙,扩蚕座;小匾换大匾,一匾分两匾,两匾分四匾------母亲挑着两大篮桑叶的瘦弱身影,也更加频繁地出现在长街、深巷和乡间小道上。

      
记不清有多少次我半夜醒来,总是看见母亲在昏黄的油灯下,低头俯身将一片片桑叶均匀地铺放在蚕身上。虽然那时家里没钟表,夜间三次喂叶,母亲从未延误过一次。

    
母亲关心蚕宝宝,也没忘关心我。一天下午,天突然下起大雨。快要放学时,母亲来给我送雨具。我见她撑着伞,可身上的衣衫却湿透了,心里大惑不解。踏进家门,看到地上好几张竹帘上摊着湿漉漉的桑叶,这才知道母亲采桑叶时遇上大雨,回到家里把桑叶晾开,来不及换下湿衣,就急匆匆带上雨具赶来学校接我。

    约摸经过一个月的精心喂养,六、七匾一寸多长的蚕儿身体透明发亮,仰起头在稻草簇上吐丝做茧了。
 
      
采茧那天,母亲头上戴了朵红蚕花,原先因疲惫而变得憔悴的脸显得神采奕奕。粒大、壳厚、雪白的茧子,收获了四十多斤,高出一般蚕农的平均水平,左邻右舍无不钦佩称羡。

      
在蚕蛹尚未羽化成蚕蛾前,母亲适时地把茧子分批放在碱水里蒸煮。用清水漂洗后,她将茧子一个个扯开,反套在手上,制成一只只丝兜兜。

      
尔后,她请来我阿姨。两人一起用均力,带水将一只只丝兜兜拉大,套在直径一尺多的竹弓上,用棉绳穿起来晒干——这就成了家乡人所说的绵兜。接着,她又与邻居阿婆变工,将四斤多绵兜拉扯成一条蓬松柔软的丝绵胎。

       
暑假过后我赴湖州升学的前夕,母亲将缝好的丝绵被打进了我的行李包。面对这条凝聚着母亲千辛万苦的丝绵被,我眼眶一热,落下泪来。
    读高中,上大学,在国内工作,去国外进修,半个多世纪来,这条丝绵被始终伴随在我的身边。在朔风伴雪的严冬,它温暖了我的身体;在挫折接踵的逆境,它给了我信心------
 
       
如今虽然被里旧了,被面褪了色,表层的丝绵已换过几次,但我一直非常珍惜它。看到它,我仿佛看到了母亲慈祥而坚毅的面容、家里地头忙碌不停的身影;抚摸着它,我仿佛摸到了母亲被桑树枝磨擦得粗糙的双手、做绵兜时让碱水泡白虚肿的双手,深切地感受到了她通过这双手、通过绵绵长丝传递给我的爱。这饱含深情的爱,将永久珍藏在我的心头。


上海师范大学退管会  联系地址:桂林路100号香樟苑308  邮编:200234  电话:021-64322689  传真:021-64321949
登录